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隨筆 > 詳細內容
塞外的風攪雪
來源:朔州市新聞中心 作者:高珍2020-01-06 09:37:14
瀏覽字號:
0

  寒冬臘月里,塞外大山里刮起來風攪雪那才叫個人怕,一袋煙功夫可以凍死只羊,就是在雁門關外長大的人也懼怕它三分。

  你大概還沒有領教過塞外大山里刮起來風攪雪吧?你想試一試它的威力嗎?那看你身上是不是穿著皮襖皮褲,還把褲腳打了綁腿,不然的話那刺骨的風攪雪,會從你的褲筒從下而上灌進入,穿一般棉衣棉鞋只能和它抗衡半柱香功夫而已,狂風剛從頭頂刮過頭發就凍硬了。

  漫天大雪剛剛下到三四寸厚的模樣,不知道就怎么驚醒了“山風怪”,是不是老天爺下雪沒有通知惹惱了它?是不是嫉妒雪姑娘為大山披上了白風衣惹惱了它?反正這個灰家伙就像喪失了理智的醉漢耍起來酒瘋,發瘋似的把地上的積雪卷起來,一股股揚向了天空,雪剛要落下來它又鼓足了瘋勁吹了起來。嘴里還發出“嗚兒---,嗚兒---”的怪叫聲,就像西游記里面的黃風怪,飛沙走雪翻過山梁梁躍過山溝溝,滿口“酒氣”氣勢洶洶撒著野沖入了一片樹林??吹綐淞掷镞B想顯示它威風的枯樹葉也沒有了,它就從背后抽出來風鞭,“嘶兒--嘶兒”沒頭沒腦抽打了起來,只聽的枯樹枝細樹枝“嘎巴,嘎巴”硬生生被打落了下來。它抬頭看到樹叉上有幾個喜鵲窩,它喘著粗氣抱住樹桿搖晃了起來,眼看著那喜鵲窩就要被搖下來了,大概是它怕耽擱了趕路,它也知道喜鵲一定在窩里正在瑟瑟發抖,幸災樂禍地一轉身怪笑著走了,樹頭還在不停地搖晃著,地上留下了一片片它那魚鱗狀的怪腳印。

  它抬頭向四周圍瞭了瞭,看到遠處的大路上走著一輛毛驢車,它又怪叫著沖了過去。趕車的老大爺可能是正月十六去搬女和女婿去,大概本來不愿意在這樣的鬼天氣去的,可能是經不住老婆的嘮叨才冒著風攪雪上路的。老大爺早看到這個灰家伙打著口哨白茫茫地沖過來了,急忙抽了大黑驢一鞭子想躲過它,還是被它給攆住了。它捧起地上的積雪打向了毛驢的眼睛,趁著毛驢迷眼又把它猛烈地推搡了起來,大黑驢腿打著顫身不由己一個趔趄跪在了雪地上,老大爺慌忙跳下了小平車喊了一聲,大黑驢一掙扎站了起來,扭頭拉著小平車順著來路飛奔了起來,老大爺在后面怎么喊也不管用了,“撲通、撲通”只能拖著腳上的氈屋拉追著驢車而去......

  這個家伙也跟著進入了小山村,它“嗚兒--嗚兒---”在窯頂上竄來竄去,把窯頂上胡麻柴莜麥秸全給吹飛了下來,又蹦跳過低矮的石頭墻,“嘩啦啦”還帶下來幾塊沒放穩的石頭。它那會就此善罷甘休,“啪”的一聲,順手把主人的一個洗衣盆從窗臺上拉在了地上,它又“當啷、當啷”在院子里踢了一陣子雞食盆,又去挨門逐戶地敲打門窗去了。

  黃土高坡大山里的人們就是在這樣的環境里生生息息,愿意不愿意也的經歷著塞外的風攪雪??赡苌斤L磨練了他們的性格,你看他們的走路姿勢都是彎著腰的,他們的脊梁天生都是一塊塊硬骨頭。

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

責任編輯:康曉玲

返回首頁

點擊熱榜

熱門圖片

平码三中三10元赔7500